Afterlife

The tie is blue👔
And I love you.❤️

【多人向】复联3相关脑残段子

hhhhhh不行了

黑羽霞子:

【LOFTER产出目录】
预警:
角色非常OOC,随手写着爽的而已,沙雕脑洞,剧情是什么我不知道,同人宇宙了解一下
CP提及:
古海、幻红、绿寡、贾尼、五椒,顺便安利一下宇宙长老兄弟组,这俩好可爱的


1.叫
    阿灭出现在了飞船上,他狞笑着说:“你们现在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啦!”
    “哦。”洛基说着就要深吸气,索尔赶紧拦下他:“没用的,弟弟!就连浩克也打不过他的。”
    “哈?谁说我要叫浩克了?”洛基白了他一眼把他退开,清清嗓子,声音堪比彩虹桥,“姐!!!”
    黑绿黑绿的光一闪,海拉从空间裂缝里走出来。
    索尔一脸懵逼:“姐你没死??!”
    海拉挖鼻:“呵,如果那样就死了,到底你是姐姐我是姐姐?”
    索尔:“而弟弟你竟然知道?!”
    洛基:“我们反派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,好了别挡路,那边呆着去。”
    索尔被扔到了飞船角落里,和吃手手的女武神和浩克一起安静如鸡。
    洛基把宇宙魔方往海拉手里一丢,海拉接住颠了两下。
    可阿灭永不服输:“可你们现在只有一颗宝石,和我一样,一对一的胜率你们不一定会赢!”
    “谁说我们一对一?哦对了,我把人给忘了。”说着海拉又拉开一个空间门,把手伸进去掏啊掏啊,拎出一个光头法师来。
    洛基:姐你拿了个什么玩意出来?!
    古一对着海拉笑笑,抬手画了个圈,把手伸进去,再拿出来时手里是阿戈摩托之眼,她把宝石往脖子上一戴,站到了海拉边上去。
    “好了,现在我们二对一,紫薯,来吧。”海拉对着阿灭招了招手。
    阿灭转头就走。


奇异博士:我就洗了个澡我项链哪去了??!


  
2.再叫
    阿灭站在旺达和幻视的面前:“交出宝石,我饶他不死。”
    “呸,你当我傻哦?我男朋友和宝石一体的!”旺达誓死不向恶势力屈服。
    阿灭握起拳:“那没办法了,我们来打吧。”
    “你等会儿,我喊个人。”旺达抬起手喊停,然后深吸一口气对准天空。
    阿灭有点方,这个剧情似曾相识。
    “爹!!!”旺达平底一声吼。
   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钢钉脱扣声,万磁王降临了。
    “这是你爹,还是他爹?”阿灭在万磁王和幻视之间指来指去,“看紫红配色应该是他爹。”
   “你最没资格说。”旺达对着手套伸出手,“爹!除他武器!”
    “没问题。”说着万磁王抬手就吸,吸啊吸啊,吸……吸不下来。
    “呵呵。”阿灭冷冷一笑,“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把这么重要的六块宝石放在一个金属手套上吧?这是塑料。”
    “你他妈仿佛在逗我,你自己看看这个材质?”
    “我说是塑料就是塑料,反正是外星科技,你死心吧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

  
3.继续叫
    “没关系。”旺达掏出手机,“你等我再喊个人来。”
    “哇你说停就停,我反派的尊严放哪里?”阿灭不太高兴。
    旺达不理他,对着电话里面说:“喂,弟啊,你过来帮我偷个东西,对,就是一个手——”
    阿灭还没听完这通电话,就感觉手上一轻,似乎少了点什么。
    快银把一个大大的手套邀功一样递给旺达:“姐,是这个吗?”
    “嗯,乖,晚上请你冰淇淋。”


阿灭:心死了。


  
4.
    “喂?小五?星期五?姑娘你哪去了??”托尼对着装甲屏幕连喊几声,但是他的AI似乎没掉线了。
    “sir,星期五的信号强度不够,接下来由我接手。”屏幕由蓝色变成橙色,贾维斯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    “贾?我不是让你去帮班纳开反浩克吗?他不会用。”托尼表面上有点意外,实则在心里暗喜。
    “班纳先生说自己有七个博士学位,不需要我的帮助。”不知道是不是在面不改色扯瞎话的贾维斯一本正经,“所以我就来帮助您了。”
    “小辣椒还好吗?我刚刚直接把她扔在公园那了。”
    “星期五带着两台装甲去保护她了,您不必担心。”
    “不错,这么小会就泡妞了,一看就遗传了爸爸我的优良基因。”托尼得意地哼哼了两声。
    紧接着Mark50的飞行轨迹就是一歪,被一个广告牌劈头盖脸撞了一下,差点把托尼撞晕过去。
    “贾维斯?!!”
    “哦,抱歉sir,手滑。”


  
5.
    阿灭的四个手下依次领了便当后,在反派世界拼了一桌麻将。


  
6.
    乌木喉抓着红骷髅诉苦:“为什么一样都是没鼻子!你却看起来比我帅那么多?!”


红骷髅:嘻嘻。


  
7.
    同是黑色系的麻辣鸡丝想追暗夜比邻星小姐姐,被丑拒。


  
8.
    阿灭:“我这个响指是为了拯救你们。”
    托尼:“等一下,我们有——”
    阿灭:“你要找浩克吗?他也是我的手下败将。”
    托尼:“不,我是想说,我们有班纳。班纳,上!”
    班纳:“来,灭霸先生,我们来聊聊生态学和计划生育的问题吧。”


    五个小时过去了。


    阿灭与班纳博士达成共识,决定用宝石抓发展,搞开发,向着建设社会主义小康社会的美好愿景出发。


  
9.
    高天尊:“你怎么又跑我这儿来了?来看比赛的吗?”
    收藏家:“不是,我手头不是有个现实宝石吗?那个灭霸满宇宙到处抓我。”
    高天尊:“所以你就把他往我这带?哦你可真够兄弟的。”
    收藏家:“我不是也没办法了吗?我家那么多藏品,一旦打碎了我心疼死了。你这就跟个垃圾场一样,不怕。”
    高天尊:“垃圾场?这可是萨卡最豪华的竞技场!”
    收藏家:“都一样,都一样。”
    高天尊:“一旦你把那个计生先锋引到我这来了,我以后还怎么开派对?”
    收藏家:“你不生就好了嘛,他会管你干什么吗?”
    高天尊:“唔难说…………我突然有种死定了的预感。”
    收藏家:“那你死后尸体可以给我收藏起来吗?都是兄弟我就不开价了,伤感情,你意下如何?”
    高天尊:“…………”


  
10.
    漫威反派世界。


    阿灭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回来了:“为什么?我明明都已经这么努力了?还借鉴了成功反派的模版!为什么还会失败?”
    “你借鉴了谁?”红骷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 “泽莫啊。”
    “别往我身上堆锅。”泽莫连忙澄清。
    “不是你说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拆散他们的吗?”
    “你睁睁眼!我拆的是谁?同事!你拆的是谁?情侣!你不失败才怪呢!”
    众反派一致对阿灭的做法表示了谴责。


   
11.
    “你就不能学学人家天启?专业复婚三百年,诚心可鉴感天动地。”
    “是真的,”天启点头,“搞复婚还有助于增长人气,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    “但是,我要控制宇宙人口的啊!”阿灭还是抱定理想不放松。
    “你傻啊。”海拉对他嗤之以鼻,“他们全都是基佬,你凑起来不是反而对宇宙更好吗?让大家都搞基才是你应该采取的行动吧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你看,搞基了就不能生了,你只需要等这群柔弱的中庭蝼蚁嗝屁就可以了,一下少俩,爽不爽?棒不棒?可持续发展达到了吧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就算复仇者里面有异性恋的,但那两对都不能生啊,四舍五入跟搞基一样的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
阿灭:不好,你快要把我说服了。


  
12.
    所以最后复联里被阿灭盯上的,不听话的有孩子的异性恋,就只有…………


    蚁人???鹰眼???你们在哪?!快醒醒要出事了!!


    今天阿毛也是快乐的一天呢。


  
13.
    “只能生一个,最多最多生一个。”
    阿灭对着卡魔拉和星爵苦苦哀求着。
    卡魔拉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她的老父亲。
    “不然这门婚事我就不准!你和你妹妹百合去!!”
    “你到底有什么毛病?!!”卡魔拉想掀王座。
END.

人长大了
要学会把眼泪往心里流

天然-插画/个人/杂:

《中土世界的精灵》-2016年

根据托老的小说《精灵宝钻》,结合《魔戒》的美术设计画的上古精灵水彩画。最近开始按照这两年开始的风格尝试重画这套角色~这次先发一下这套老图w

【cmbyn】The Call

作者碎碎念:作为一个甜饼爱好者,抵不住诱惑看了这个对我来说很be的电影【爆哭】
电影结尾延伸,设定的时间是在Elio回家后【没有接到电话!
首页大多是rps……只能自割腿肉了,第一次写文,请多指教❤️

【喜欢的小伙伴求小红心求评论!mua😚】
建议配合bgm食用:《O》——Coldplay
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Oliver打来了电话。
“Hey,Oliver!I missed you.”
“I missed you too.”
“所以……我猜你要结婚了?”
“明年春天,这段感情……断断续续也两年了。”
“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。”
“你介意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“Elio,Elio,Elio…”
“Oliver.”他轻轻说道。“我从未忘记。”
Elio眼前的颜色一点点消失了,一片混沌。
无边的坠落,坠落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lio醒了。
凌晨三点,天才蒙蒙亮。他揉了揉脸,意外的感受到了两行泪痕。

Oliver离开已经两年了,Elio隔三差五会梦到他们仍处在那个如梦似幻的夏日里,轻柔的触碰,微垂的眼睑,细密而又绵长的吻轻轻落下。可是每当Elio想看看Oliver的双眼,梦境总会突然消失不见,徒留他一人在黑暗中回味着曾经。

“Elio,Elio,Elio.”静谧的夜晚没有一丝回应。

你是我心里难以逾越的鸿沟。

Oh to see without my eyes
The first time that you kissed me
Boundless by the time I cried
I built your walls around me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光明节快乐!”Elio睁开朦胧的睡眼,看到了妈妈柔和的笑容。“下楼吧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。”他亲吻了妈妈的双颊,妈妈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便出去了。

Elio坐在床上,脑海中仍然回旋着昨晚梦中的场景。走到衣柜前犹豫再三,穿上了Oliver送给他的那件衬衫,对着镜子呆呆的看了一会,走下楼梯。

家人们都在餐桌边坐好了,正准备开始吃早饭。他把自己甩在了椅子上,准备草草吃完饭回去继续写歌。

“铃———”

Elio心里一紧,梦里的场景又展现在了他眼前。虽然他很期待是Oliver,但如果真的是Oliver的电话……他心里暗暗咒骂了一句,也算是知道结果了,不如让他亲口告诉自己。

“我去接吧。”
反正忘不掉了,不如痛的更真实一点。

“Hi…”醇厚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。

“Hi!你是…?”

“Elio,是你!”

“Oliver……”Elio不禁露出微笑,心里却是沉甸甸的。“所以……我猜你要结婚了?”

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。Elio感觉自己的心正被一点一点撕碎。

“其实不是……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们,我可能要到你们家去几天。”

“What?”

“Hey,Oliver!”Elio爸爸妈妈在那边也接起了电话。“我们可是很久没看到你啦!”

“是啊,我也很想你们。最近大学里有了一个项目,正好在你们家那边,我就申请了,正好也想借机回去看看。”

“Oh,Great news!那你什么时候到呀?”

“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,我已经到了这里的车站了。”Oliver微笑着。

“那一会见,我们很期待你的到来!光明节快乐!我们就不多说了,让Elio和你聊一聊吧。”

Elio坐在沙发上听着父母和Oliver的谈话,感觉血液重新流入了自己的心脏,胸腔里像有小鸟要飞出来。

他扬起嘴角,轻声说道,“Elio,Elio,Elio.”

“Oliver.”Oliver也轻轻地回应,“我从未忘记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咚咚咚——”

Elio紧张的在一个小时内第六十来次检查自己的着装,再次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发型。

“Relax, honey. You look amazing,”母亲整理了他的衣领。“这次不要再错过了,”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Ciao!”爸爸第一个冲出去高兴地拥抱了进门的Oliver。“Awwwww……We‘ve missed you a lot!”

“Ciao!”Oliver笑着,和Elio妈妈、家中的阿姨一一问好。

Elio从后面走出来,紧张的搓了搓双手。望着Oliver清澈的双眸,有千言万语想和他说。Oh,他身上还有外面的雪花没有抖落呢。

“Ciao.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窗外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雪,天空透着微蓝的光。Elio把头埋在Oliver胸前,在床上依偎着,不时用鼻子蹭蹭Oliver,Oliver的手指穿过Elio的卷发轻轻抚摸,低头亲吻他的额头。他们已经这样呆了快半个小时了,可是谁都不想停下来。

隔着一层布料,Elio说话有轻微的鼻音,“你根本不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Oliver叹了一口气,“我想你简直要想疯了,这两年我修完了学业,还得到了留校任职的机会,有了稳定的收入……一有机会,我就赶快回来了。”
Elio抬起头来,手指拂过他的眼角。“我总能梦到你……不过梦里的你从来不直视着我的眼睛。昨晚……我还梦见你结婚了,打电话来通知我…我可是哭的很伤心。”

他捧起了Elio的脸,并在唇上印下一吻,“l’m here. Forever and Always.”

“Hey,just curious……真的没有春.梦吗?”

“Shut up!”Elio捂住了脸,然后忽然翻身坐在了Oliver身上,拽着他的衣领,深深吻了下去。

窗外的雪花精灵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直到晚餐的铃声响起,他们才从屋内拉着手走了出去。走到楼下看到Elio父亲,Elio想收回手,但Oliver攥的更紧了。

“Ah,finally.”爸爸慈祥的笑着,“Come on,dinner‘s ready.”

他们相视一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光明节晚餐十分丰盛,Oliver在桌上给他们讲了自己这几年学习,打工以及任职的经历,Elio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,眼角微翘,慢慢的吃着盘中的食物。

过了一会儿,Oliver忽然放下了刀叉,直直的看着Elio。“既然现在的我已经安定下来了,所以——”他在衣服兜里摸索了很久,终于掏出了一个小盒子,单膝跪地。母亲望向父亲,捂住了嘴,他们欣慰的笑了。

Elio的心怦怦直跳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
“我知道我们……是不会被世人祝福的,我们不能去登记,我甚至没有办法向人们光明正大地宣布我们的关系,……不过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我会永远在你身边,”他打开了盒子,里面有两只银戒。“我用前两个月的工资买下来的,”他自豪的说,“不是很贵重,但我保证会送给你更好的。”

“Will you marry me?”

Oliver清澈的眼睛对上了他的,等待着一个回复。

一个肯定的回复。

“Of course.”

毕竟……他们是注定要走到一起的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一年的假期,他们又回到了那个意大利的小镇。同样的人,却是不同的心境。

他们或挽着手走过乡间小路,或骑着车互相追逐,明朗的笑声传至蔚蓝的天空。

他们又去到了Elio的专属秘密地点,Oliver还是会暗暗咒骂冰冷的泉水,玩累了便倒在草地上,在初吻的地方缠绵。

回到那个阴暗的阁楼,在床垫上拥吻,互诉衷肠。

有了一生挚爱在身边,日子从来不会无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017年。

阳光明媚,一对双胞胎在房屋前的草坪上互相嬉闹,追逐一只彩色的蝴蝶。

年过半百的Oliver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手机,突然惊喜的坐起,跑到厨房找自己的爱人。

“Sweetie……意大利同性婚姻合法了!”

“Really?”Elio转过身来。

Oliver放下手机深深的吻住了自己的爱人,直到Elio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示意他自己喘不过来气了才放开。“所以……我们要不要再结一次婚?正式的那种。”

“I’d love to, 但是某位先生可是要再次求婚哦。”

“为了你,一百次都愿意。”

Love never fades away with time.🌌

END.

我不管。他们就是在一起了。很幸福的那种。🎩

新年快乐啊🎆